IMG_20160228_143754.jpg

【這是一個有關自己、心理學、太平洋社區,還有當事者三明治的故事】

-
自從下定決心寫文字之後,開頭就搞的自己像說書人,

不過也好,有故事能講就是幸福的,但這麼長的文字到底有沒有人看啊...

-
最近時常想起太平洋社區的場景與當時自己修社區心理學的時光,

起因是因為看著一張張課表,我也開始數算著自己還有多少課沒有修,

哪些課我印象深刻,我未來到底要往哪走(當然這件事還沒有下落)

其實有印象的課很多,在這裡的一個學期過去了也沒有遇到同樣的經驗,

這就是心理學的魔力吧,要打自傳時顫抖的手;

要發表意見時急速跳動的心臟外加害怕的情緒;

試著認識一個人的生命經歷時費盡心思談話強忍的淚水;

要理清關係時刻意憋住的心軟...

這一切的一切都是心理學帶給我的經驗,更甚至是說也說不完的回憶,

但當然也有白痴的像是學理論做實驗到最後卻測成了別的;

看原文書卻像在做高中閱讀測驗學英文;

上課數算著老師又重複了第幾次的開頭;

上課時每個人都要講話輪到前一個時覺得自己是待宰魚肉的心情....

來法國的這個學期以來才發現自己過的很安逸。

-
接下來是這個三明治,他很普通,

黏著芝麻的法國麵包夾著瑪茲瑞拉起司跟醃蕃茄,主角是臘肉。

而讓我回憶起太平洋社區的也是這個臘肉,

第一口吃進去時覺得好熟悉,想想自己曾經吃過,

但這個味道淡了些,想起了在太平洋社區看海平臺上吃的晚餐,

那張白色塑膠桌上的那盤醃生豬肉,沒想到的是我還記得他的名字:siraw...

我想我懷念的不只是基隆的風景、太平洋社區的人和熱情、

課堂上三番兩次的討論與竭盡心力、幾乎每週搭捷運轉客運在轉公車在爬樓梯的體力,

還有那時那個很努力的自己,我也慶幸自己胃很強,

當初嚼了好幾口吞不下去但也沒拉肚子,

那年我還吃了生章魚生海膽......呵呵,還有一堆我也沒看過的東西

-
縱使到現在我也不清楚那堂課我獲得了什麼實質的東西,

但是這滿滿的心情與經歷更勝過汲汲營營去取得一些知識能力重要,

所以那些很想知道為什麼推薦你們去修但是卻說不出原因的人,

我們還是只能說:你去修就知道了,更深的原因是,

同一段經驗本來就會給人不同的感受,你能感同我的身受嗎?(這什麼鳥句子)

-
最近一次談起心理學是在里昂的hostel,一個英國男生問我的問題,

再次因為自己的不想談而滑開了,給了他一個看似合理的答案,

但自己明明白白的知道仍然是不想談的,至於原因可能不是害怕,

而是我早已忘記也不想深掘了...我只知道當初強忍的淚水現在可以變成乾笑了,

可能這三年我也強壯了不少吧。 

-
人最可悲的莫過是為了順應世界一次又一次的戴上自以為正確的面具,

甚至竊笑這面具是自己做過最聰明的決定,但最後卻發現面具厚了種類多了,

脫到哪一層才是真正的自己都想不起來了。
---

這篇文章寫字於20160228要去盧森堡時轉車的時光,

現在是20160317,一個自從我打算慢慢生產文字後的快一個月了。

近期接觸心理學的日子無非是與系上好友談論未來時才會接觸,

又或是閱讀我帶來法國的「成為一個人」,但還是有些不足啦...

外加最近的economy theory 各種上亞當斯密的同情心,一整個回到心理學,

看著抽象的文字和形容,我發現:原來我還是喜歡心理學的。

(文章源自:20160228 istagram PO文)


    Michelle 法法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