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MAG0094.jpg

這是一個拋棄一周內要搞定三份大報告的自己來寫的文章。

這張是昨天下午出門要去與朋友見面時拍的天空,

瞬間發了一個instagram說:

如果4個月之後我不想回去,那我留下的原因一定是因為這片藍到能夠融化人的天空。

-

238天了(today is 11/4/2016),習慣是一件很可怕的事情,不知不覺習慣住在法國了。

從一開始的凡事覺得沒效率,到把流程搞清楚東西丟了就不管了。

從一開始覺得法文陌生,到覺得看到路上有英文會很感動。

從一開始覺得法文很難聽,到現在覺得路上講英文的人好怪有點....太咬字。

從一開始覺得氣溫很冷天氣很陰,到現在10度以上就覺得會流汗、有藍天今天就好幸運。

從一開始講不出的法文要用英文直接代替,到現在要選擇英文法文時竟然法文更快說出口。

從一開始覺得自己一個人住很不習慣好安靜,到現在房間只要多一個人就覺得不自在。

從一開始覺得巴黎的街頭氣氛很危險,到現在覺得這樣的氣氛剛好讓自己警惕和習慣周遭的一切。

從一開始覺得每天上學走30分鐘很要命,到現在手機滑滑不知不覺就已經走到學校了。

習慣真的是件有點要不得但又很了不起的事情,238天我就這樣習慣了不少,但也不多。

-

接著進到發這篇文的重點,用一個昨天遇到的神奇例子來告訴講講「習慣」這件事。

昨天和朋友從聖心堂散了之後,我們各在不同方向等地鐵,他的地鐵來了先離開了。

但在等待的2分鐘內,我們先看著我旁邊一群年輕人在海報上貼上自己團體的貼紙還錄影,

這時只能感嘆法國人真是很無拘無束,不過算了那個海報遲早會被汰換?

接著朋友上車之後,我一個人等待了2分鐘,當地鐵進站時,我順勢往前走到門邊等開門,

沒想到門開時,竟然有兩個男子從我面前快速跑過,我傻眼想說這兩個是小偷嗎?

沒想到他們衝向隔壁車門發生扭打跟怒吼,然後有一個男子推著一個男的直接到牆邊搜身,

然後有一個女的拉著小購物車下來指著那個男的,並且站在後方左顧右盼,

接著那個推人的男子居然將那男的扣上手銬,我這時OS是,這是哪招誰會隨身戴手銬...

後來我回過神趕緊跳上車,然後隨著車門關閉,才看見那男的將臂章貼上開始打電話找警察支援。

原來是便衣警察,但是我想也只有他們那一車門的人知道到底發奢甚麼事,

但我要講的習慣是,車上車下的人沒有人露出驚恐與驚訝,只有好奇,包括我。

因為似乎,這種推擠與怒罵還有開門就有人奔跑的事情,在巴黎是常見的,因為我也見了不下3次了。

換了車之後,坐上一台老舊的地鐵,才開了一站,就停在車站裡熄火,然後外面開始有一個警察的聲音,

他帶著很像是緝毒犬的狗狗走上了隔壁車廂,並且用對講機開始對話,這是?

又是一樣的事情,大家沒有意思惶恐,全是好奇的從車廂與車廂中的連結小窗看著對面的警察。

而這樣好奇跟左右盼的動作,包括我。接著車門關閉,停了將近8分鐘,地鐵繼續往前開,人們一樣行動著。

最後,我終於坐到要回家的地鐵上,想說這次不會再遇到什麼很奇葩的事了吧,

結果就在到家前的一站,居然遇到剪票員,這種百年難得一見的人種哈哈哈,住幾個月我也只遇到兩次,

我緊張的摸摸口袋的票根確認還在,但是奇特的是他們直接走向車廂中的其中一人,然後就4個剪票員包圍他請他拿出票,

我不知道他是慣犯還是他長的就像沒買票,因為這準確率也太高,他就真的沒有票然後就跟著在下一站下車了,

車上的人一開始也跟我一樣都找找自己的票,但發現剪票員沒有要剪票時,就再也沒看過他們一眼了,

難道剪票員這種針對性的行動也是一種常態嗎?或許吧,這大概是超小的機率,然後我也遇到了,該習慣了哈。

-

經過昨天的3件事,我發現了自己默默的習慣了,習慣這常有怪事發生的常態。

因為在打鬧發生時我沒有緊張,只有,啊?有事啊。

而從我自己我想要講到巴黎人或是法國人的「習慣」,

面對生活中常發生的常態,其實無法揣測他們是真無所謂還是裝鎮定,

但是我能知道的事,從朋友口述當中,當初的巴黎恐攻,隔天法國人一樣生活著,

踩著一樣的步調、買著每天早上會買的咖啡和麵包、走著每天會經過的小巷子,

什麼事也沒有改變,縱使前一天晚上有好幾人受傷甚至死亡。

這次的比利時攻擊,我沒來得及看見比利時的改變,但是法國人:沒變

甚至連我們交換生也就只有討論完,沒變。隔天一樣去市中心看了電影。

也許,這也無關乎習慣這件事,但就有時候是,一種無奈

所以,

不知道自己是因為待在這個不確定的環境久了所以習慣了;

還是因為這個環境突如其來的事情太多防不勝防所以無奈了。

-

大概,就是這樣吧。

那天和朋友討論到了要留在台灣工作或是出國工作?

其實如果沒有來到法國,「出國工作」這件事情我大概從來沒有想過吧。

也許,這也是個新的刺激。


    Michelle 法法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